当前日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17年  
要闻导播:上官世盘将军关于上官姓氏专用酒成功上市的贺电  上官家族网站logo图案设计说明  千古奇怨 子虚乌有的上官桀“谋反案”  网 站 前 言  上官家族网站管理办法  
全站搜索:    
· 首页 - 最新动态
假“国务院参事”上官凤笠:更名扮高官已被拘
来源: 点击:122 时间:2017-11-29
 假“国务院参事”上官凤笠:更名扮高官为企业站台已被拘

澎湃新闻记者 陈寞   2017-11-16 07:53   来源:澎湃新闻


      身材高大,有十多个头衔,时常穿疑似军装的制服,张口闭口就是十三五战略规划和军民融合。2017年6月23日,国务院参事室一则声明让很多人认识了“上官凤笠”。声明称,近期,一个名叫“上官凤笠”的人自称国务院参事、将军,牵头组织“幸福大中华”,声称该组织“接受国务院直管,现面向全国招收18岁至65岁会员”,向申请加入者收取“会费”。国务院参事室上述声明表示,现任和历任国务院参事中均无“上官凤笠”,此人系冒充国务院参事从事社会活动,其种种行为造成了较坏的社会影响,目前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保留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官凤笠”使用过的微信头像。


“上官凤笠”是谁?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这位国务院“假参事”,原名李鸿生,四川广元人。他曾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参军入伍,上世纪90年代在部队“出过问题”,之后回到地方自谋生路。之后的李鸿生,改名换姓,并以开展“中国沙漠建设(志愿者)兵团”和“幸福大中华计划”相关活动为由行走各地,为企业站台授牌,还尤其喜欢展示与高官熟识的一面。更值得关注的是,与“上官凤笠”有关联的多个“宏伟构想”和公司,要么无从在部委网站上找到备案依据,要么已经处于异常状态。对于国务院参事室的声明,2017年8月,“上官凤笠”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网上对自己借机敛财、收取会费的指责,纯属污蔑造谣。他还称,将军的头衔,是“人民封的”,使用“国务院参事”的身份,也是缘于一位“领导”对自己的肯定。尽管“幸福大中华计划”遭到质疑,但他说自己依然会全力推进。不过,这份“信誓旦旦”的表态还是没能经得起推敲。
      近日,经澎湃新闻记者多方了解,“上官凤笠”已于2017年10月中旬被深圳警方刑事拘留,原因为涉嫌诈骗。对此,11月14日下午,深圳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该案还在侦办阶段,不方便接受采访,如有新进展会进一步透露。
李鸿生
      广元市区向北25公里左右,嘉陵江畔,观音坝。这是一个很小的地方,隶属广元市朝天区沙河镇望云村。当地交通不便,汽车通过处,有时仅一车道。临近还有一个观音坝火车站,它是宝成铁路沿线的一个四等站点,目前只办理货运业务。这里也是“上官凤笠”的家乡。此前他在网上发文透露,家在川北观音坝,邻近嘉陵江和火车站。父亲在村小学教书多年,2009年冬天去世,母亲至今还住在村中。2017年8月,澎湃新闻记者走进观音坝。问及“上官凤笠”,村民们都很疑惑,摇摇头说附近没有姓“上官”的人家。直到看了照片,大家才恍然大悟,脱口而出,“这不是红娃儿么……”红娃儿,就是“上官凤笠”,观音坝李世雄家的三儿子,本名李鸿生。
      据当地村民介绍,李家有6个孩子,李鸿生排行第四。他的父亲确实在村小学教书,已去世多年;母亲还健在,念过书,在村里也算半个文化人。父母都受过教育,这让李家几个孩子在村里得到不错的评价。在大家印象中,他们模样出众,脑筋好使,小日子过得都还不错。比如李鸿生的大哥,过去是做生意的,现在是观音坝村民组组长。另外几个也都走出农村,住在广元或攀枝花。李鸿生是平日最不常见到的一个。他不到20岁就出去参军,每隔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回家。回来时,“红娃儿”带着朋友,穿着笔挺的“军装”,高高的个子加上十足的派头,看起来倒像个“当大官的”。至于当了什么官,没人说得清。答案还要继续探寻。沿乡间小道走上一道缓坡,便是李鸿生家。那是一幢装修普通的小楼,重建于2008年“5·12”大地震之后。李鸿生年近80岁的老母亲就在家中。他母亲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红娃儿”有两个哥哥、一姐一弟一妹。他原本出生于1967年,参军报名时,因笔误写成1969年,之后出生日期一直按1969年登记。少年时李鸿生好学上进,由于家境贫困等原因,读完初中就在家务农,直到二哥李飞(化名)义务兵服役期满回家,才有了出去参军的机会。李飞比李鸿生大2岁,曾在四川省阿坝州某部队服役。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30多年前,农村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想跳出农门,读书和参军是为数不多的选择。直到现在,李飞都很遗憾自己当初没能转成“志愿兵”,因为遇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百万大裁军”,他参军3年就回到了老家。弟弟李鸿生却有所不同。他从小记性好、爱读书,性格张扬,进入部队后表现出众,才有了后来上军校的机会。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李鸿生的个人经历大体上是清晰的。
      关于参军经历,“上官凤笠”曾自述,自己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参军,先是进入14集团军42师35214部队,驻云南蒙自,新兵训练完成后分配至14集团军31师炮团,驻云南大理州弥渡县。“上官凤笠”还表示,他于1987年12月调到团特务排代理排长,1988年元月又被调到大理师部代理警卫排长。8个月后,他从师部下放保山35105步兵团锻炼,1990年进入昆明陆军学院指挥系深造。公开资料显示,昆明陆军学院最早为1949年成立的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第四分校。2011年,该院校改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昆明民族干部学院,2017年与边防学院、乌鲁木齐民族干部学院合并改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边海防学院。在李飞记忆中,弟弟的上述参军经历基本准确。他还记得,1990年李鸿生考上军校时,全家为之振奋,那年秋天,他还去昆明陆军学院看望过弟弟。另据广元当地武装部门保存的入伍花名册记载,1986年11月,确有一批新兵分配至14集团军31师炮团,广元市朝天区一个名叫“李洪生”的年轻人位列其中。

“上官凤笠”上世纪90年代以后,李鸿生的个人经历逐渐模糊。据其本人自述,他于1992年7月从昆明陆军学院毕业,分配至西藏军区驻日喀则某部队,几年后又进入国防大学深造。2017年6月,李鸿生撰文自称2014年离开军队,当时是“愉快服从党委决定,转业地方,结束长达29年的戎马生涯”。但没过多久,他又改口表示,自己于1998年“被处理回家乡”,几年后“奉命回北京”。什么是“被处理回家乡”?2017年7月,一位网名为“巨人老刘”的人士通过互联网透露些许信息。“巨人老刘”不仅知晓“上官凤笠”的原名、籍贯和早年参军经历,还指出此人分配至西藏军区后,经常幻想与自己职务不相符合的高阶军衔,出没各种公共场合。“巨人老刘”还称,李鸿生曾凭借老成持重的形象、魁梧的身躯冒充各种级别的首长,1996年在西宁行骗被抓获并遣送回西藏军区,同年被处理复原回原籍。“上官凤笠”认为,网友“巨人老刘”是一个他失联多年的战友。2017年8月,他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曾于1998年被“错误处理”,至于为何被处理,不便多说。他还自称,当时被定了很多罪名,异地关押在青海西宁。虽然问题严重,被“搞成黑户”,但没到开除军籍的地步。后来写了8万多字的辩护材料,想办法提给上级单位,才得以平安落地。有关自己的问题,一直没有“平反”。

      上述两种说法,哪种更接近真相?
      对此,李鸿生的母亲、哥哥均表示不甚清楚。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广元当地的民政、人事、公安、人民武装等多个部门,也未查到李鸿生或“上官凤笠”的个人档案。值得一提的是,在广元当地公安部门,李鸿生的身份信息登记为“官凤笠”,曾用名一栏显示空白。当地公安人士分析,这个名字至少使用了17年——早在2000年,他就作为“官凤笠”进行过一次户籍迁移,更早时候的上户记录和改名记录均未留存。一个原本姓李的人,为何改名换姓?“巨人老刘”曾在网上透露,李鸿生在西藏军区服役时,深得一位官姓领导厚爱,遂改名为官凤笠,以表感恩和认祖归宗的诚意。对此,“上官凤笠”通过个人微信公号“大漠春雨”表示,户口和身份证都用了“上官凤笠”这个名字(实为“官凤笠”),“这是1994年在日喀则军分区干部科时候就拟定要改的名字”。他同时承认,过去叫李鸿生,1995年以后还曾叫“李东廷”,之所以姓李,和父亲是上门女婿有关。2017年8月,澎湃新闻记者就改名一事再次询问“上官凤笠”。他表示,自己于1994年提出改名,当时还在部队,首长没有同意,直到1997年才如愿。至于缘由,他解释“上官”本是爷爷的姓氏,曾经祖上艰难,迁入四川一度改姓。不过,这个解释被他的母亲否认。老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姓黎,丈夫姓李,整个家族和上官姓氏没有渊源。“我骂过他,他说你不要管那么多。”“上官凤笠”的母亲透露,李鸿生改名换姓,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当时虽然坚决反对,但无济于事,这个孩子性格非常倔,认准一件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李鸿生不仅自己改名,对外还把家人名字都改了一遍。他曾在博客中写到,祖父叫上官云财,父亲是上官联锡,兄弟姐妹分别叫做上官凤策、上官凤箫、上官凤笏、上官凤笛和上官凤筠。但在现实生活中,他的爷爷、父亲及兄弟姐妹一直都姓李,李鸿生的母亲和二哥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了这一点。

      改名后的李鸿生有了“全新人生”。
      据“上官凤笠”撰文自述,上世纪90年代末期,他回到地方自谋生路,期间进入成都《蓉城早报》当记者,因“受到报社总编陈南昵和省委席义方部长激赏”,开始主管《蓉城早报》宗教、社团和时事新闻版块。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上世纪90年代末,成都并没有《蓉城早报》这份报纸。对此,“上官凤笠”辩解,自己确实当过两年记者,可能是《天府早报》,之前记错了。那段时期,“上官凤笠”到底在做什么?据其母亲回忆,“红娃儿”在部队“出问题”被送回来后,和当时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临时教过书、打过工,大概一两年后去了北京。其母亲还透露,这个儿子心肠好,讲义气,也有本事,就是脾气不行。他曾结婚三次,离婚三次,有3个女儿。两个女儿分别跟着亲生母亲生活,最小的一个住在湖南,由“上官凤笠”的结拜姊妹代为照看。2000年以后,“上官凤笠”的经历愈发扑朔迷离,其提及的多个“宏伟构想”和公司,要么无从在部委网站上找到备案依据,要么已经处于异常状态。据其本人透露,他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大中华锦绣河山计划”,希望组建中国沙漠建设(志愿者)兵团,以此改善环境,同时解决退役军人的安置问题。此后,他陆续对藏北、青海、陕西、山西、内蒙古等地进行考察,到后面差不多是“靠一路乞讨走过来的”。“上官凤笠”还自称,2009年4月,在多位将军的支持下,中国沙漠建设(志愿者)兵团筹委会在北京成立;2016年3月,中国沙漠建设(志愿者)兵团筹委会转变为中国沙漠建设(志愿者)兵团执行委员会;2016年3月底、4月初,“大中华锦绣河山计划”提出者“上官凤笠”和“幸福社会”(模式)倡导者段连军考察团在山西襄汾考察,共同建立保障基地,并起草“幸福大中华计划”纲要(草案);
2016年4月23日,经所谓“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同意,正式启动“十三五”战略?幸福大中华计划。所谓“中国野战军网”截图,该网站公告公示板曾发布诸多有关“幸福大中华计划”的内容。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文提到的“幸福社会(模式)倡导者”段连军与“中国野战军网”(http://www.chinayzj.org/)关系密切。该网站目前已经关闭,但在3个月前,还曾发布诸多与“幸福社会”“幸福大中华计划”有关的公告,并透露已成立“幸福社会股份有限公司”、“智慧(深圳)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上述两家公司真实存在。其中,幸福社会股份有限公司股本1万元港币,2013年3月在香港成立,2015年4月起“休止活动”。智慧(深圳)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注册资本1亿元,其中段连军出资1900万元。该公司已被列入工商部门经营异常名录。2017年8月,澎湃新闻记者与身份为“幸福大中华计划”执行小组副组长段连军取得联系。段连军表示,“幸福大中华计划”刚开始布局,其中也包含了“幸福社会”模式。现在,“幸福社会”要“先走一步”,需要一定经济基础,将通过利益捆绑形式把大家联合在一起。对于如何加入组织,段连军称,寻找至少3个以上认可“幸福社会”理念的志愿者组成团队,每人最少拿出500元。这笔钱,团队可自己留存,用于基本的办公经费,也可以投入到“幸福社会”的具体项目。“只有投入才能分红。”段连军称,“幸福社会”只做实体,推荐的项目都是新技术,利润高于普通产品,统筹互补没有风险,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保本付息。他还特别介绍了秸秆造纸项目,声称只要每人投资5万元,1000人即5000万,可建一个年产5万吨的工厂,年利润保守估计1亿元。

      不过,澎湃新闻记者并没有在民政部下属的中国社会组织网找到任何有关“幸福大中华计划”或“幸福社会”的备案登记信息。对此,“上官凤笠”解释,“幸福大中华计划”是一种理念,不需要备案。“备案需要花相当长时间……我们有时候觉得,是无可奈何,很艰难。”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过去20年已自掏腰包一千六七百万,用于“沙漠兵团建设”和“幸福大中华计划”的开展。至于资金来源,“上官凤笠”表示,这些钱都是自己挣的,主要靠早年给别人讲课、当记者以及从事花卉生意。此外,他还向澎湃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份有关“幸福大中华计划”的图文介绍。介绍显示,幸福大中华计划为“社会第三方(人民命运共同体),受“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包含有中国沙漠建设(志愿者)兵团、秸秆造纸技术、立体快巴等十个代表项目。组织架构方面,该计划由领导小组、执行小组和执行委员会组成。其中,执行委员会又下属华东局、华南局、东北局、中州指挥部等10个地方办事处。另据其个人微信公号“大漠春雨”自称,今年8月以来,“幸福大中华计划”香港办事处、金边办事处、东北亚地区联合中心、中亚地区联合中心也相继成立。

      所谓“幸福大中华计划”组织架构图。“高官朋友圈”
      “上官凤笠”的这份“宏伟构想”也伴随着质疑。2017年6月,国务院参事室一则声明将他推上风口浪尖。
声明称,有一个名叫“上官凤笠”的人自称国务院参事、将军,牵头组织“幸福大中华”,声称该组织“接受国务院直管,现面向全国招收18岁至65岁会员”,向申请加入者收取“会费”。此外,“上官凤笠”还以国务院参事的身份赴某企业考察。国务院参事室表示,现任和历任国务院参事中均无“上官凤笠”。此人系冒充国务院参事从事社会活动,其种种行为造成了较坏的社会影响,目前已就此事向公安机关报案。随后,多家媒体跟进报道。《春城晚报》梳理发现,从2014年起,“上官凤笠”就开始频繁出席各种社会活动,尤其是民营企业主办的、非官方的活动。他还特别爱穿军绿色制服或便装,与人合影手挽手,表现出一种群情亢奋的感觉。《春城晚报》还指出,“上官凤笠”对外使用过的头衔也非常“惊人”。其中包括将军、国务院参事、中国转业军人创业委员会主任、幸福大中华领导小组负责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中共十九大政策理论指导小组成员、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委员、国家“十三五”战略—幸福大中华执行小组成员、中国志愿者服务联合会副会长等十多个。

      有媒体发现,“上官凤笠”与人合影很喜欢手挽手。
      这些头衔或身份,看似显赫,却完全经不起推敲。涉及单位中,国务院参事室已公开声明现任和历任国务院参事中均无“上官凤笠”;与军民融合相关的军民融合网、国家军民融合公共服务平台官网,也查询不到与“上官凤笠”有关的任何信息。另外几个组织,如中国转业军人创业委员会、幸福大中华领导小组、中共十九大政策理论指导小组等,均来历不明。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顶着耀眼头衔,“上官凤笠”展示出的朋友圈也“非同一般”。
他尤其喜欢呈现与高官熟识的一面,多次发文自称和中央领导熟识,与解放军高级将领来往密切。例如其微信公号“大漠春雨”就曾发布过“上官凤笠”与某位解放军高级将领“共同署名”的所谓“关于成立中国沙漠建设(志愿者)兵团的报告”的“人大议案”。但澎湃新闻记者未能在中国人大网人大建议议案库里发现这份所谓的“人大议案”。此外,“上官凤笠”还自称与罗援将军合写诗歌,2017年4月接到过母校国防大学“海军理论导师”张召忠的电话。但罗援、张召忠二人于2017年8月向澎湃新闻记者明确表示,不认识“上官凤笠”这个人。没有来往为何谎称认识?“没关系。他们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他们。”针对这一问题,“上官凤笠”曾展示出非凡的“诡辩”能力。他表示,过去读过很多有关海军理论的书籍,就像认为曾国藩是导师,称张召忠为导师也没有问题。至于为何自称接到过张召忠等人的电话,“上官凤笠”回答“不记得了”,便转入其他话题。谈及自封“国务院参事”和“将军”,“上官凤笠”显得非常激动。他表示将军不是自封,而是“人民封的”。他同时强调,可以用良心担保,没有以任何借口向个人或单位敛财,更不可能收取会费。之所以使用“国务院参事”的头衔,是因为2016年有一位“领导”看过他的文章,并表示“以他(‘上官凤笠’)的政治觉悟和政治理论水平,完全可以为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到现在没有给我发参事(聘用证书),我这辈子不需要他们发这个。”提起冒充“国务院参事”一事,“上官凤笠”语气强烈。所谓“关于成立中国沙漠建设(志愿者)兵团”的“人大议案”。
      关联企业
      尽管否认借机敛财,但澎湃新闻记者发现,无论“上官凤笠”还是“幸福大中华计划”,或多或少都在和一些企业发生关联。8月8日,“幸福大中华计划”香港地区办事处成立。同一天在香港成立的,还有“幸福大中华国际联合总会有限公司”,该公司股本1万元港币,董事刘耿雄。此前的6月下旬,刘耿雄刚刚与“上官凤笠”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另据“上官凤笠”此前在网上发布的《国家“十三五”战略——幸福大中华计划十年战略规划(纲要)》,“龙爱量子集团”和所谓“量子技术”被列入六大战略支撑。上述规划(纲要)显示,“幸福大中华计划”要在5年内将“量子科技”转化成无数个项目产品,带动各方面产业,产品创新,百业升级,万物受益。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龙爱量子”并非一家单独的企业。2016年11月至今,全国各地已密集成立一批关系密切、以“龙爱量子”命名的公司,数量超50家,较为突出的有龙爱量子产业(深圳)有限公司、龙爱量子科技有限公司。
今年4月以来,深圳电视台、海南电视台、《法制日报》等多家媒体或单位先后曝出“龙爱量子”涉嫌传销。《齐鲁晚报》指出,近年来,互联网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深圳的“龙爱量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该公司以投资85000元就能获得上百万回报的噱头作引诱,致使全国两百多万受害者血本无归。2017年6月28日,深圳警方已依法对涉嫌传销的龙爱量子进行查封,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据《春城晚报》报道,“龙爱量子”对外宣传自己是国家项目,还将“幸福大中华领导”多次莅临集团,公司老总林跃庆与“幸福大中华领导”合影作为企业“卖点”。左起依次为“幸福大中华计划”执行小组成员段连军、“幸福大中华”执行小组成员胡德明(已被免除职务)、“龙爱量子”老总林跃庆2017年8月,“上官凤笠”解释,自己和“龙爱量子”老总林跃庆并不认识,林跃庆也并非幸福大中华执行小组成员。但他承认,此前的确有“幸福大中华执行小组”其他成员与林跃庆有过接触,该成员已被开除,原因是此人“格局和品德不适合幸福大中华”。“上官凤笠”还表示,自己并不随便参加地方企业活动,也没有擅自授牌的行为,企业只有先加入“幸福大中华计划”,再加上对方老总邀请,他才会考虑出席。类似的活动有哪些?
      2017年5月,“上官凤笠”以“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委员、中国志愿者服装联合会副会长,幸福大中华计划执行小组常委委员、国务院参事”的身份,出席在厦门举办的“水依生,幸福美”健康专家高峰论坛。
活动中,“上官凤笠”向“水依生”所属企业颁发“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合作示范单位”。他的同伴、“幸福大中华计划执行小组”副组长魏晨光授予企业“双拥双创示范单位”称号。

      2017年5月,“上官凤笠”出席“水依生”相关活动。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水依生”是一种饮料品牌,隶属金华客缘祥商贸有限公司。
该企业成立于2016年4月,注册资本50万元,法定代表人余道勇。2016年11月,金华客缘祥商贸有限公司对外投资3000万元,注册成立客缘祥跨境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
互联网上,有关“水依生“销售模式是这样的:消费8928元,购买124箱饮料,成为渠道零售商。之后通过宣传推广,半年内可返还“广告费”1.5万元。如果继续发展其他人成为渠道零售商,可获得更多收益。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致电“水依生”所属公司客服了解到,除“广告费”返还从原来的1.5万元降到1.2万元,上述销售模式基本属实。

      2017年6月,幸福大中华计划执行小组副组长魏晨光前往河南郑州对“幸福聚实惠爱心平台”开展指导。
“幸福聚实惠爱心平台”由郑州云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其运作模式为积分返现、发展关联会员获取佣金。
幸福聚实惠爱心平台微信公号“聚实惠总部”介绍,他们“以解决复转退军人、军嫂创业、就业为光荣使命”,“调动各类人才的积极性,形成天网地网人网物联网有机融合的复合型营销生态闭环。”

      2017年7月,“上官凤笠”出席天地人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相关活动。
      2017年7月,“上官凤笠”还出席了天地人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主办的“幸福大中华,天地同复兴”庆典活动。天地人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2017年5月在北京注册成立,股东茹小伍、王秀红。2017年6月,茹小伍、冯改生又在河南郑州注册成立河南天地人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天地人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官网介绍,企业为响应国家十三五规划《荒漠化治理》,由天地人合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改制而来,是一家以杏产业链为基石,实现荒漠化治理,解决人类生存环境,人机两用油危机,农民工返乡再就业等规模化运作的新型公司。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家公司官网曾发布诸多与“幸福大中华计划”有关的内容,“上官凤笠”身穿军绿色制服的照片挂在首页,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其身份标注为“将军”。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福建龙岩市连城县庙前上官得龙公祠举行“天水堂”堂号上匾仪式 下一篇:转载:官氏宗亲网
协调小组 | 福建协调组 | 家族网站 | 深圳联谊会 | 网址导航 | 网站管理 | 江苏联谊会 | 管理登陆
版权:2009-2017 上官家族网 京ICP备11026976号-1
电话:13805244902  地址:中国江苏南京 Email:sgywoksgmj@126.com